當前位置: 主頁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筆 >

行政機關不願自行撤銷婚姻登記應如何對待

時間:2014-07-11 11:43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院最近受理了一宗當事人請求撤銷婚姻登記的行政案件,該案的第三人曾與原告同居,分居後第三人生育一女,為便于辦理該女的戶籍,第三人僞造原告的身份證并雇傭他人一同去婚姻登記機關申請辦理了結婚登記。原告得知後向婚姻登記機關反映,堅決要求撤銷該結婚證。婚姻登記機關調查後發現,第三人确實在原告不知情的情況下用欺騙手段領取了結婚證,這顯然是錯誤登記,應予撤銷。然而,登記機關在是否撤銷該結婚證的問題上犯難了,因為類似的情況依照《婚姻登記管理條例》是可以自行撤銷的,但在2003年國務院将《婚姻登記管理條例》修改為《婚姻登記條例》,删除了行政機關撤銷婚姻登記和宣告婚姻無效的行政監督管理職權,而民政部為貫徹實施這一條例,在制訂的《婚姻登記工作暫行規範》中的第四十六條,進一步強調了婚姻登記機關在處理婚姻登記糾紛方面的職能,規定了婚姻登記機關除受脅迫結婚之外,以任何理由請求宣告婚姻無效或者撤銷婚姻的不予受理。面對本案的糾紛不存在受脅迫的情況應如何辦理?為慎重起見,登記機關派人專程前往省民政部門請示,得到的答複是對這類糾紛不能自行撤銷。原告無奈,隻好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該結婚登記。

   本院受理後,發現有幾個問題是值得特别注意的:1、登記機關是否絕對無權撤銷自己辦理的結婚登記?2、如果登記機關無權撤銷登記行為,對行政機關不具有行政職權的事項是否能通過行政訴訟程序來加以解決?3、若登記機關和行政訴訟均不能解決争議,是否還有其他救濟途徑?

    針對上述情況,筆者略述個人的看法:

    1、2003年國務院修改《婚姻登記條例》時特别删除了撤銷婚姻登記和宣告婚姻無效的行政監督管理職權目的何在?從法理上說,登記行為應當是行政确認行為,由于婚姻登記有其特殊性,行政确認後即産生民事法律關系,即便登記錯誤,但由此産生的民事法律關系将有待處理,一旦登記被撤銷,在形式上似乎民事法律關系已終結,這必然會引發諸多隐患,是不利于解決民事糾紛的。因此,國務院修改《婚姻登記條例》時删除了撤銷婚姻登記和宣告婚姻無效的行政監督管理職權也許正是出于這種考慮。那麼,婚姻登記機關是否隻管登記而不管撤銷呢?筆者認為,《婚姻登記工作暫行規範》第六十一條規定:“各級民政部門應當建立監督檢查制度,定期對本級民政部門設立的婚姻登記處和下級婚姻登記機關進行監督檢查,發現問題,及時糾正。”這糾正就是糾錯,對不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登記行政予以糾正,故上級部門可以通過監督檢查制度來糾正下級登記機關的登記行為,若依這條規定類似的糾紛有望解決。但本案中的登記機關再三表示不願自行撤銷,且請示過省民政部門,這就使本案的處理陷入困境。

    2、在行政訴訟中,對行政機關違反法定程序的行政行為予以撤銷是無可置疑的,但本案的登記機關聲稱其無撤銷權,這如何認定?若支持登記機關的觀點則會産生兩種後果,①既然行政機關不能行使撤銷的行政職權,按行政學理論,行政訴訟隻能對行政職權的行使加以監督,行政機關不具有行政職權的事項不能通過行政訴訟程序來加以解決,這也就是說,行政審判不能代替行政機關使行行政權,這就意味着通過行政訴訟程序撤銷本案的婚姻登記行為是行不通的。②既然行政機關不能行使撤銷的行政職權,那就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情形,也就不構成行政不作為,當事人若就此提起行政訴訟将有可能産生被裁定駁回的結果。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适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 當事人以婚姻法第十條規定以外的情形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當事人的申請。當事人以結婚登記程序存在瑕疵為由提起民事訴訟,主張撤銷結婚登記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請行政複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婚姻法第10 條是無效婚姻的4種情況,即重婚、親屬關系、不應當結婚的疾病、未到法定婚齡,本案不屬于這4種情況,故不能通過民事訴訟來判令婚姻無效,而提起行政訴訟又面臨上述“2”的情況,若按“2”的處理方式,就意味着把類似本案情況的當事人的救濟途徑給堵死了,造成告狀無門的現象。

    在司法實踐中對上述情況應如何妥善處理?筆者認為,從目前情況看,對本案的處理隻能采取幾種方式:1、向登記機關的上級主管部門提出司法建議,建議其建立監督檢查制度,通過監督檢查制度來糾正下級登記機關的登記行為。由于本案的登記機關已向省級有關部門請示并得到明确答複,故指望本案的縣級登記機關的主管部門予以解決的可能性是極微的。為引起行政部門的重視,筆者認為,最好由省高級人民法院出面與省有關部門協商,制定出統一的處理方法較為合适。2、既然法律規定此類案件的當事人以婚姻登記存在瑕疵為由提起民事訴訟的途徑被堵死,那麼,本案的當事人畢竟存在同居關系且有子女,故當事人可以以同居關系的子女撫養等問題提起民事訴訟,在民事訴訟中把當事人采用欺騙手段申請辦理結婚證登記的事實予以核實,記錄在案,且在裁判文書中有所反映,這樣一來,雖然涉案當事人的婚姻登記未經撤銷,但已通過民事訴訟途徑确認該登記是一方當事人用欺騙手段所緻,在法律上已确認無效,故該婚姻登記名存實亡。3、若認為本案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具有可撤銷的内容(如具體行政行為産生的損害不具有可恢複性),隻就該具體行政行為是否具有合法性作出評價,那麼對本案作出确認該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的判決,從效力性否定該具體行政行為也是可行的。4、出于司法惠民和社會穩定的考慮,行政訴訟對行政管理相對人提供司法救濟渠道是必要的,通過行政訴訟程序對該婚姻登記予以撤銷,但這是無奈的含糊之舉。

    以上4種處理方式第2種較為妥當。筆者曾與本案的登記機關協商,登記機關表示,隻要有反映當事人采用欺騙手段申請辦理婚姻登記的法院的裁判文書附卷,該婚姻登自然失效,由此可見這是一條可循的較為穩妥的途徑。在司法實踐中,辦案人員應主動把這一途徑向當事人講清楚,待民事訴訟裁決後,動員原告申請撤銷行政訴訟。但現實中有些當事人因心虛不願提起民事訴訟,也有些行政訴訟的原告認為隻有撤銷了婚姻登記心裡才踏實,堅決不願撤訴,在這種情況下隻能通過行政訴訟程序予以解決。在行政訴訟中雖然可以以上述第“2”的理由駁回原告的起訴或訴訟請求,但這樣做則把類似本案情況的當事人的救濟途徹底堵死了,這将會引起當事人對法律、法規以及對社會的不滿,由此産生社會不和諧的因素。

若采取第3種處理方式,依據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八條的規定,但這必須是“撤銷該具體行政行為将會給國家利益或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為前提,本案似乎不具備這樣的條件,若勉強适用不大穩妥。

    在上述的處理方式均不能實現的情況下,也隻能采用第4種的撤銷方式了。筆者認為,行政機關自己作出的錯誤的行政行為自己不去撤銷,把矛盾推給法院,法院即使通過行政訴訟撤銷了行政機關作出的錯誤的行政行為,但錯誤的行政行為導緻産生的民事法律關系依然存在,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是一個弊端。在迫不得已采取撤銷行政機關的婚姻登記行為時,應格外慎重,因為這畢竟存在有超越行政職權,超出行政訴訟範圍之嫌。就本案而言,第三人得知其可行的救濟途徑後,表示願提起民事訴訟,但至今未果。在審限的要求下隻能進入行政訴訟程序。筆者認為,在行政訴訴訟中要特别注意一個環節,就是要盡可能地了解各方當事人對案件處理的态度,最好能在各方當事人對撤銷婚姻登記無異議的情況下才予裁判。本案的第三人承認自己采用了欺騙手段,怕被追究責任,對撤銷該婚姻登記不持異議;登記機關承認登記時審查不嚴有過失的責任,想自行撤銷而不能為,已表示最好由法院予以撤銷;而原告本來就主張撤銷婚姻登記;具備這樣的條件是必要的,使行政訴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定紛止争的作用。

                                                                 (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法院行政庭 張廣豐)


------分隔線----------------------------